欢迎访问:大香蕉狼人伊人75欧美-亚洲第一狼人综合网站-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小小书童】【作者:不详】

我是一个孤儿,自小被家主收养。由于年纪与两位小姐相仿,所以家主就让我陪读,做了个书童。后来懂事了,就给自己取了个名,叫龙傲天。今年已经是我在这个地方的第十四个年头。大概所处环境和自身的一些原因,我觉得自己似乎很早熟,对周围人或事物都非常关注,而且处事也够老成。因此,我在这的人缘算是不错,生活过的挺 好。然而事事变幻无常,便像人生般,不可预测。
  这日我如往常般来到紫芸轩。紫芸轩乃府内最为幽雅一座庭院,拱形门后一条五彩河卵石铺成的曲折小径盘延在翠色的草坪上。草坪中种着各种奇花异草,时值初夏,百花盛开争奇斗艳。小径右边中央是一个大大的人工池塘。塘中立着几座精巧却又不失奇伟的假山,围着假山四处散布着荷花。其中灿开的几株更为此添了不少生气。不由令人感慨∶“出淤泥而不染,浊清莲而不妖。”荷叶下成群鱼儿相互追逐嬉戏。这所有的一切在清晨的朝阳下映着绚丽的缤纷,似一幅美丽的画卷。
  我信步走在小径上,享受着这美好的一切。远处传来“刺”的破空声,不用想亦知道是二小姐南宫芸在练剑,我快步上前。眼前一条娇小的人影在剑光中舞动,手上的宝剑反射着阳光,像极一条彩带,随着手上的动作划出一道道优美的轨迹。看的我目瞪口呆,如处幻境,这哪是人在舞剑,分明是仙子在起舞。我从未想过用来杀人的剑法会有这般好看。这套剑法是南宫世家的家传剑法,它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飘影剑法”。闻名知意,这套剑法重于身法。其轻盈,诡谲,往往从人意想不到的死角出剑,端的令人防不胜防。南宫芸的父亲,即收养我的家主。凭着这套剑法称雄江湖多年,使得武林四大世家之一的南宫世家威名长盛不衰。
  看着看着,心中涌起一股渴望,接着又是一丝无奈随即代之。我虽说是个孤儿,但是家主和家主母都待我如亲儿般照顾。家主更是想收我为徒,将其一身武功悉数相传。奈何造化弄人,就在我开始练功之时,发现自己得了一种怪病。其实也不能说是病,而是我是天生的“六阳绝脉”。不仅体弱练不的武,而且能否好好活下去都是个问题。家主也是毫无办法,要知道这“六阳绝脉”乃千万人才具其一。当真是可遇不可求,连他也是从书中得知有这么一种怪“病”。当时年少的我当然是不明白其中的原由,只是为自己不能习武而感到惋惜。倒是家主母报着一线希望给我找了许多名医,可惜的仍是没一点法子。从此,他们对我更是照顾有加。不能练武的我就只有读书了,家主似补偿我般,给我府内书库的钥匙,让我能随时进去读阅,还滕了一间小独屋让我住,为的是不叫人打扰我。我非常感激他们,读书越发勤奋。随年智的增长,我渐渐明白了许多以前不明白的事。我开始研究医书,俗云∶久病成医,可一点没错,几年下来我的医术亦有小成。同时学会了很多事,让我的心智成长不少。
  “天哥哥,你来了。”南宫芸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微红的小脸已是香汗淋淋,说话间有些细喘。看来以她此时的能力练完这套剑法,消耗的体能还是非常的大。眼中闪过一丝爱怜,我道∶“芸儿,看把你累的。先停会休息一下。”说着帮她把脸上的汗擦去。她水盈的大眼直望着我,甜甜笑道∶“谢谢天哥哥,天哥哥最好了。”看着她脸上的两个可爱小酒窝,我心里也是喜悦的紧。她比我小两岁,虽说是二小姐的身份,却从不在我面前摆小姐架子。从小就爱跟着我,我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一直到现在。我很是喜欢她,当她亲妹妹般照顾,呵护着。尽量不让她受委屈,总想法子令她开心,满足她的一切要求。可以说她已是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了。
  在她面前我可以寻回失去的童真;可以敞开心怀不必心有顾忌;可以体会到从其他人处未曾体会过的关怀。
  “天哥哥,想什么呢?这么入神。”芸儿一边手在我眼前晃动,一边问道。我回了回神,忙摇首道∶“没什么。”芸儿怀疑的看我一眼,道∶“不说算了。”顿顿,又幽幽道∶“天哥哥,过几天我就不能看到你,和你说话,陪你玩了。”芸儿露出少有的忧愁已让我惊讶,接着的一句话更是令我心急如焚,我连忙追问道∶“芸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这么说?”芸儿见我急成这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天哥哥你别急,是这样的。爹说我现在的年龄正是练武的好时间,为了不让我分心,则需跟着姐姐到府后的石室闭关练功。不到功成是不能出来的,所以我才那样说的。”听完芸儿的解释,我的心算是放下了。虽说这样,我们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见面,但那也是没有办法。身为武林世家的后人,没有坚实的武功底子不行的,这点道理我是懂的。想想芸儿的姐姐南宫羽嫣也该替芸儿感到庆幸了,作为长女的姐姐要学的东西可多的很。不仅武功要练的好,其他方面的许多知识也是必不可少。因此她根本不像芸儿有时间玩耍,而是一天到晚的学习。“芸儿,你什么时候开始闭关,又什么时候出来啊!”我有些无奈道。“天哥哥,你别问我,我也不清楚,爹会安排的。”芸儿低低的声音中带着和我同样的无奈与不舍。一时二人无语,好一会我才打破这份沉静,开口道∶“芸儿,我带你去个地方。”芸儿奇道∶“去哪?”我道∶“别问,到了就知道。”说完拉着她就往府外跑。
  洛阳是一个历史古都,在经历了无数战火和风雨的洗礼后仍是屹立不倒。城中街道小巷错落有致,百业林立街道两旁,往来之人川流不息,车水马龙,无不显出这个古城的繁荣昌盛。南宫世家能称雄于此绝非偶然。
  穿过几条小巷,我们来到一座烟火久失的破庙前。大喘几口,我道∶“到了,就是这。”芸儿毕竟是练武之人,一路跑来也不见气喘。她仔细打量周围一番,不解道∶“天哥哥,你带我来这干什么呀?”我笑而不答,步入庙内。“老大,你怎么来了。快出来,快出来,你们都快出来啊。老大来了。”在一阵惊叫声中冲出一大伙人。跟着响起了“老大又带什么书来给咱们念了是不是,哎。真累死了。”“老大带好吃的来了吗?”“……”一堆的燥音,吵的我不得安宁。大挥两下手,沉声道∶“停,都别说了。听我说。”众人这才停了下来,我满意的点点头,道∶“这次我专程带了一位朋友来和你们认识。”“朋友”看到众人疑惑的样子,我神秘笑笑,道∶“是的,朋友。”说完,转身拉过还错楞在门外的南宫芸。初次遇到这么多年纪相仿的少年人,南宫芸显的有些羞涩,不安。也难怪她,平时就和天哥哥一起玩。再有其他的就是那些家仆,而那些家仆对她又都是必恭必敬的。哪敢这么无礼的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她。众人见我从身后拉出一个小姑娘,都倍感新奇。纷纷睁大了眼珠,打量不停。只见她粉妆玉琢,两只有神的眼睛充满了灵气,浑似天上的小仙子。一时间大家都失魂般张大了口。我见了不由暗下好笑,介绍道∶“她是南宫世家的二小姐,南宫芸。”“啊”众人终是魂归魄回,纷纷行礼道∶“二小姐好。”芸儿小脸一红,看了看我,然后回礼道∶“你们好。”语毕,低着头躲到我身后。我低声安慰道∶“芸儿别怕,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好朋友。”跟着指向排在右首一个少年道∶“他是魏平,排行老二,平时都是由他管着他们。”接着依次介绍道∶“他是老三王小虎,老四张杰,老五张明,老六谢扬,七妹孙秀,末妹余小蝶。”
  芸儿随着我的介绍一一颔首问好,现在总算是大家都认识了。大概都是少年人的原故,没一会就混熟了,不再像开始那么生分。说起话来也就随便了许多,最爱闹的末妹小蝶首先嚷了起来∶“大哥,你怎么可以藏私。”“藏私?”我有些不解。“是啊,你不是藏私吗?那为什么现在才带芸儿姐姐来,以前呢?”我被弄的是哭笑不得,这也叫藏私。一直以来家主管的甚严,连我自己都是偷溜出府的,哪还敢带芸儿出来玩啊。万一被府主知道,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这次要不是因为芸儿要闭关练武,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的玩。我也不敢犯险带她溜出来,我现在只希望这次她能玩的开心。看到她脸上深深的酒窝,我知道自己做对了。
  小蝶见我不回答,还以为我心虚。声色更厉:“哼,被我说中了是不是。没话说了,亏你还是大哥呢?”我环望众人一眼,见他们都是一幅看好戏的模样,就连平时最严厉的老二魏平也是一样。只得心底暗叹遇人不淑,交友不慎啊。不想惹起更大的麻烦,我无奈的放下老大的尊严,低头认错。“嘿嘿……”大家一阵怪笑,小蝶脸上则是一幅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的怪象。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冤啊,比窦娥还冤。屈辱啊,泪往心里咽。你们给我记住,不要给我逮着机会,不然叫你们死的很惨,我在心里忿忿道。见我一幅媳妇受屈样,众人笑的更是嚣张。就连前番强忍不笑的芸儿也再忍不住,笑出声来。“哈哈……”本意就是令芸儿开心的我也跟着大家开怀大笑。
  似乎开心的时光特别短暂,瞬间即过。回府的途中,芸儿笑道∶“天哥哥,我今天玩的好开心哦。”我亦笑道∶“开心就好,你开心我也开心。”芸儿道∶“天哥哥你真好,天哥哥你以后可以常带我出来和他们一起玩吗?”我拍拍胸,道∶“当然可以,只要你想,我随时可以带你来。”芸儿面上先是一喜,再是一暗,默不作声。我当然明白她担心的是什么,可也是没一点办法。走了几步,似想到了什么,她转过身问道∶“天哥哥,你是怎么认识他们的。他们怎么都喊你作老大,好有趣,呵呵。”看芸儿恢复原状,我放心不少。回想起和他们相识的经过。
  那是在两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偷偷溜出府玩。在路过一个巷口时,听到一阵叫骂声,心觉好奇,便寻了过去。只见有两帮人分边对峙着,不同的是一边年纪较大都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而另一边则更幼跟我差不了许多。年幼的有七个,其中两个是女孩。虽说是在寒冷的大冬天,但他们仍只穿着单薄的破袄子。裸露在外的部分都已被冻的发紫。此时站在最前头的是一个高瘦少年郎,看模样绝不比我大。只听他责问道∶“你们好不讲理,为什么不让我们这里乞讨,难道我们要饭也犯法吗?”站在他对面的是一个长脸青年,手上拿根及腰身的竹棍,听到少年的责问,他轻蔑的扫他一眼,狂笑了几声,道∶“理,什么理。我们丐帮就是理,你们在老子的地头要饭就是犯法。犯了老子的法。”狂妄的态度令少年大是愤概,双眼怒视着他。长脸青年像受到挑,不怀好意的笑了两声,挪起袖头,踏前一步,似乎就要动手。然他并未再上前,反阴声道∶“小子,不服怎么的。哼,老子今天就是要你说个服字。小子,今个你说了便罢,要是不说,那就别怪老子拳头无情。”无视青年的威胁,眼中怒火烧的更旺。这举动无疑火上浇油,长脸青年面色发黑。眼看就要冲上动手,却被在他左手旁一位脸上满是麻子的青年阻下。长脸青年被阻,很是不爽,怒瞪麻脸青年一眼。吓的他急道∶“大哥,这个黄毛小子哪用你亲自动手,交给我解决就行。”长脸青年这才放过他,道∶“恩,就交给你了,替我好好教训,教训他。”又是一个立功的机会,麻脸青年讨好道∶“是,您老放心,我一定好好教训他。叫他知道您老的厉害。”
  麻脸青年一步步逼向少年,可少年没一点胆怯,亦摆好架势,准备誓死抵抗。“嘿嘿”随着一声阴笑,麻脸青年如豺狼般扑向少年。少年竟豪不示弱,反迎了上去。少年的同伴们也没想到他会这么勇猛,本想一起帮他的如今也只好担心的站在一旁看着,为他祈祷。毕竟两人差的太多,身瘦力弱的少年开始凭着一股勇气和对手斗了个不分上下,渐渐的就支持不主,被打的鼻青脸肿。直到他倒在地上,嘴角流血。麻脸青年还是不住手,同伴们忍不住,纷纷冲上前去挡下麻脸青年。麻脸一众人来气了,他们没料到这群黄毛小子竟是如此难缠。在长脸青年的带领下他们毫不顾江湖道义的一拥而上。若真让他们打起来,少年们是肯定要吃亏了,我不忍心见他们被揍。况且长脸青年他们一伙实在太嚣张,我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都给我住手。”话一出口,才知道不妙。刚才是因为一股血气方刚的冲动才出言劝阻,现在想想也不知道凭什么帮他们。论人我没他们多,论武我比平常人还不如的身子,别说动手,就梢大一点的动作都承受不住。但到这个地步,我也只有硬着头皮死撑了。
  长脸青年待要出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暴喝。尚未弄清情况的他着实吓了一跳,他不知出言的是何方神圣,是否他得罪的起。他转身看到出言劝住的我,眼中闪过一丝疑惑,问道∶“是你喊的‘住手’,你是什么人?”还未弄清对方的来路他说话还算客气。我知道此刻绝不能慌,不然后果就严重了。我傲然走到他面前,正色道∶“不错,是我喊的。你先别管我是谁,我倒是想问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你们知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长脸青年是个懂看颜色的人,不然也混不到今天的位置。眼前的少年虽穿的普通,却有一番气势,不像是个平常家的孩子。自己不过是丐帮分舵的一个小小头目,糊弄一般般的老百姓是可以。若碰到不该惹的,还真得识趣点儿。就在拿捏不准的时候,麻脸青年已不烦的骂道∶“他妈的小王八糕子,给爷爷滚一边去,少管闲事。惹的爷爷不高兴,连你一块废了。”
  原本躺倒在地的少年被他的同伴扶了起来,听到麻脸青年的威胁。走到我跟前,拍拍我的肩头,满脸的担忧,想来是不愿牵连我。我摇摇头,示意没事。我心里已是火冒三丈,眼看他们的头头被我唬住,却被他一下破坏。我历色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跟少爷说话,哈,少爷不发威,你当是病猫啊。惹的少爷不高兴,把你仍到河里喂王八。”麻脸青年本是个没脑子的家伙,平时横行惯了,哪曾给过一个黄毛小子教训。心中大为恼怒,二话不说就待发横。亏得长脸青年及时将他拉住,还赏他个恶狠狠的眼色。吓的他龟缩回去,长脸青年不再理会他,反好言向我道∶“小兄弟说的对,他不是个东西。”“呸,谁是你的小兄弟。”对这种人我毫不留情面,“你还没告诉我,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这……`”他被问的哑口无言。
  我当然知道他们干的是什么勾当,却也不点破,看了他们一眼,道∶“你们是丐帮的吧。”没等他回答,继续道∶“你知道南宫世家吧,知道这是属于南宫世家的地盘吧。”在府中,我也听人谈起过丐帮。他们靠人多势众在江湖中也算占有一席之地,不过这里是洛阳,可是南宫世家的地头。相信便是他们再横,也得顾及南宫世家。要知南宫世家可不是好惹的主,我呢就是看中了这点,所以一点也不担心他们敢怎样。
  果然,听到南宫世家的名头,他大吃一惊,面色巨变道∶“你是南宫世家的人?”我故作赞道∶“不错,算你有眼关,不像有些人有眼无珠。”麻脸青年气的浑身发抖,却又无可奈何。长脸青年讪讪的笑笑。我朝那高瘦的少年问道∶“你们是什么人,和他们一样是丐帮的吗?”少年不削的哼了一声。“怎么你们不是丐帮的。”我是明知故问“那你们刚才在这干什么,聚众斗殴吗?”接着仅以刚好能让长脸青年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道∶“难道是他们,但看样子并不像。那为什么府主竟派出银衣卫士,哎算了,还是等银衣卫士来了再说。”在自语的同时,我不时观察着长脸青年的神态,发现他努力听着我说什么,特别是我说到银衣卫士时,他脸色又是一变。这一变倒让我心中有了个底。
  我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和丐帮的人的在此打斗?”话是问少年的。可我两眼却是望着长脸青年。少年似乎明白了什么,所以很快答道∶“我们都是孤儿,至于为什么和他们打斗,就得问他们了。”长脸青年此时心里正回味着我刚才自语的内容,因为我说的含糊不清。他只隐约听出那些小子似有些来头,竟惊动了南宫世家的银衣卫士。这银衣卫士他是听闻过的,他们据说是由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天行亲自训练出来的。专门负责守卫内府安全,有点像皇宫里的大内侍卫。南宫天行何许人也,他训练出来的人还不个个武功非凡。可谓是府内的铁班子,能劳他们大架的,肯定是大事。可怎么看这些小子都像乞丐,跟南宫世家哪沾的上关系。不过最近是有不少银衣卫士在城中进进出出寻什么似的,因此容不得他不信。
  看到我眼中的疑问,他赶紧回道∶“误会,一场误会。我和他们跟本就不认识,再说我们哪能和一群小鬼闹呢。”睁着眼睛说瞎话,真他妈的不要脸,我心里暗骂。脸上却是一副恍然的样子,道∶“噢,原来你们并不认识啊。那大家现在可以交个朋友,所谓不打不相识嘛。来来来,互相道个歉,以后大家就是朋友了。”说完哈哈大笑起来。长脸青年心里急的像热锅里的蚂蚁,他是真怕给银衣卫士撞上,到时出了个万一他的日子就难过咯。可这会偏偏碰上个慢大夫,而又不能不应付,只能敷衍道∶“少爷说的是,不打不相识,不打不相识啊。小兄弟,刚才真是对不住了。嘿嘿!”少年厌恶的避开了伸过来要握他的手。同时又敬佩又疑惑的看着我,他实在弄不明白为什么那凶恶的青年在这个看上去和他们一样的少年面前那么客气,甚至有些惧怕。
  长脸青年的手被逼得停在半空,他没想到对方居然毫不留情面。一时呆住了,模样颇为尴尬,但他毕竟乃久混江湖之辈,只嘿笑两声掩过。面不色变道∶“这位小兄弟的性子倒挺烈。小少爷我看这小兄弟是瞧不上哥儿几个,咱还是不在这碍眼了。哦,我想起帮里还有些事要办呢,哎,瞧我这记性。这,我得赶紧走了,诸位告辞。”说时不断四处张望。这种人,我实是不愿多理会。如今我目的已达,他要走,我自是十分高兴。哪会挽留,道∶“既然你有正事要办,我也不留你,你去吧。以后有事我会再找你的。”听到最后一句话,他的脸一下沉了下来。看的我心里暗爽,我是故意要吓吓他,替那个少年报仇。待他们一伙似乎有点狼狈的背影消失后,我大笑出声,惹的剩下的少年们用看白痴的目光盯着我猛瞧。受不他们的目光,我停了下来。先检查了高瘦少年的伤,断定只是些外伤没多大碍,便跟他们解释原因,完后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至此,我和他们成了朋友。还经常去看他们给他们一些生活上的帮助。后来,因为他们佩服我的聪明才智,和感恩我长久以来的照顾,就硬压我做了他们的老大。
  “所有的经过就是这样了。”我长叹一口。芸儿崇拜道∶“天哥哥,你好厉害。”毫无掩饰的夸奖使我老脸一红。脚下加力,快步朝南宫世家走去。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